欢迎来到本站

还珠之恶魔的温柔

类型:风月 地区:匈牙利剧集 发布:2020-09-22

还珠之恶魔的温柔剧情介绍

还珠之恶魔的温柔刑真拼了命的跑,心底不断祈祷娘亲的画像安好。一边奔跑一边闪躲无情的箭羽。
抵达祠堂的时候,小木屋已经被熊熊烈火包围。刑真毫不犹豫拿出玉牌,正是击杀付晓宇时获得,庞老曾经说过可以防火降暑。
按照庞老所传的秘法,催动玉牌后,一层水幕缓缓浮现在刑真周围,玉牌随之破碎成无数小块。见水幕还算妥当,刑真突然冲刺,临近木屋时飞起一脚踢碎门板。
闯进熊熊烈火中,就在大火马上蔓延到画像的千钧一发之际,刑真飞扑而上抓起画像远离火苗。卷起后顺势插在原来刑罚的位置。
有惊无险救出画像,出得木屋又看到敢死队一幕幕惨烈在上演。少年犹豫不前,不甘心看到一个个熟面孔倒下。
激战外加指挥的于洪光,眼角处时不时瞄向刑真。突然间有所觉悟,正是山梁郡外被偷袭时的蒙面少年。
无奈杨老头儿太生猛,以一对三虽无法取胜,但是足可以拖住三人无心他顾。
而且任谁都看得出来,杨老头儿手中的重剑绝非一般。若是粗心大意被拍上,估计不死也得跌落一个境界。
恼火的于洪光突然抛出一道阴灵,恶狠狠威胁:”该死的鬼修,杀了那个少年放你去投胎转世。不然继续压榨你的神魂力量,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鬼修阴灵远离四人战斗区域,以他现在的实力没胆量靠近。一阵罡风便能把他吹散。
问道:”此话当真。“
于洪光一点儿也没客气:“你还有残魂在我手中,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吗?”
还好鬼修只是魂魄,看不出脸色阴晴变化,否则肯定十分精彩。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没有相信于洪光的鬼话。
飘荡在远处的鬼修阴灵摇摆不定,没有准备行动的意思。
于洪光冷笑:“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生路你不要,那么只能物尽其用了。“
随后就看到红色小塔震荡出的红色涟漪,汇聚成丝线瞬间射入鬼修阴灵眉心。
原本是保持死前一身黑衣的鬼修阴灵,顷刻间变得和血煞气息一般猩红。张牙舞爪飘荡向刑真,相当的乖巧听话。
正在愣神的少年,忽然闻得腥味扑鼻。豁然转身后吓了一个趔趄。
“我去,什么鬼?”
杨老头适时心湖传音:“快跑,被血煞气息侵染的阴灵。这只阴灵没人操控没有灵智,只晓得杀戮。”
“实力虽不高,但是对于你来说仍然很危险。速度跑。“
刑真不敢大意,竭尽所能逃窜。专门挑选没有被进攻过的路线,在树林间兜兜转转。
还珠之恶魔的温柔跑出良久累的不行,手扶树干喘着粗气。本想着已经甩开阴灵暂时安全,可是看到扶住的树干时,少年惊恐万分。
每日在山寨进进出出,加之观察本就细腻。每颗树木都能清晰的记得,眼下扶住的树干,刚刚逃窜时曾经看到过。
刑真心底暗叫:“不好,鬼打墙。”
身后突然传来撕拉一声,刑真不及多想前扑躲避。紧张回身查看,发现不仅衣服被撕碎,里面的娘亲画像也出现一道裂痕。
刑真心湖震荡怒火中烧,血液似乎在被燃烧沸腾,双眸充血怒视前方:”恶鬼找死。“
还珠之恶魔的温柔一声仰天长啸后,少年不在躲避。挥舞着拳头迎击鬼修阴灵,心底却在暗自警告。
刑真别冲动,出拳三问必须要有。
“为谁出拳?”
“自己."
“为何事出拳?”
“自己。”
“出拳对与错。”
“同样是自己。”
一拳递出轰然撞击,鬼修阴灵纹丝不动,刑真后退十多步,指缝间有鲜血溢出。
不等阴灵追击,停住后退的刑真主动挥拳迎击。这次刑真后退了九步,拳头上虎口间有细密裂纹。
第三拳刑真后退六步,拳头表面血红一片。第四圈刑真后退三步,拳头以是皮开肉绽。
第五拳双方势均力敌,第六拳阴灵后退一步,第七拳阴灵后退三步。刑真拳头已露骨茬。
饶是鬼修阴灵灵智**控,没有思维只知杀戮。仍然是被刑真下一步动作惊得不轻,愣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已经占据上风的刑真,第八拳刚刚展开,然后转身跑了。
刑真没时间理会鬼修的疑虑,心底暗恨不已:“该死,叠加的力量只能打出七拳。从新叠加运转需要沉淀体内真气。"
"此时不跑继续硬拼,简直是自寻死路。“
刑真眼神翼翼盯着前方没有被破坏的山林,看准一个方向径直跑去。后面远远跟随的阴灵,赫然发现少年身影消失不见。
本能驱使,飘荡的鬼修阴灵加快速度,顺着少年消失的方向追击而去。
刑真消失在一片白茫茫雪地中,细看下有一处井口大的漆黑窟窿。深邃大坑底部寒光闪烁。
一黝黑少年张开双手双脚,抵住深坑边缘。以至于没有掉落到坑底,在深坑半腰处静静悬停。
正是掉入机关的刑真,而且是自己掉进来的。呼吸吐纳轻盈若丝,一呼一吸相隔良久。
井中观天天有方寸,仅仅是井口大小,却是鬼修追击刑真的必经之路。
当看到红色身影在井口上空飘过,刑真四肢一起发力跃出井口。落地后没有丝毫停顿,双腿发力再度跳起。
从后方追上鬼修阴灵,对准后脑就是一拳。阴灵毫无防备直接被击飞,重重砸在雪地当中。
刑真冷哼:“趁你病要你命。”
不等鬼修阴灵起身,刑真更狠的第二拳递出。紧接着第三拳第四圈……。一组叠加还是七拳,把鬼修阴灵打的奄奄一息。
刑真看了看身后露出的娘亲画像,一道细小的裂纹犹如割裂少年心湖。再度看向鬼修阴灵时,眸子中充满怒火。
没有过多的言语,刑真拿出裤管中的短刀。锋锐的刀刃,轻松的隔开鬼修阴灵的脖子。
刑真返回临近山寨,喊杀声临近,不仅想起敢死队一幕幕的悲壮。看了看露出骨茬的手掌,心想:“问成叔叔和崔明福叔叔现在的状况,比自己惨多了吧?”
刑真不再犹豫,发力跑回山寨。可是临近山寨边缘时,被两位年过五旬的男人拦住。
后撤的奎山和曲成,坚决不允许刑真返回山寨。奎山更是直接,将刑真抗在肩膀头上,远离凤羽原来的地方。
刑真看不到山寨的惨烈激战,却能听到一次次身体炸碎的声音。
“敢死队队长问成再此给我停住。”彭~
“敢死队副队长崔明福在此,休要前进一步。”嘭~
刑真不敢去想象到底是怎样的画面,已经露出骨茬的拳头仍然紧握。
水泊山深处,香烟缭绕的道观中。盔甲男子正在观看凤羽的战士,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戏一般津津有味。
面具女道士无声无息出现在盔甲男子对面,好整以暇轻轻坐下。
盔甲男子有所察觉,立刻起身弯腰行礼:“恭喜观主出关。”
面具女子微微点头,看了看画面中的战况满意道:”这次做的不错,没有耗费咱们一兵一卒。“
盔甲男子受宠若惊:“全托观主洪福。这次大人闭关良久,可有所收获?”
面具女子:“呵呵,这次收获不错,四方杀阵已成,而且分为两种。四人组成的四方杀阵,可以击杀高出两个境界的敌人。”
“战阵组成的四方杀阵,人数越多威力越大。万人可以厮杀十万。”
盔甲男子"厮“一声,倒吸一口凉气,不可置信道:”四方杀阵居然有如此威力?“
面具女子心情不错,没有介意男子的疑问,轻轻点头后有叹息:“可惜了这套阵法,在水泊山这穷乡僻壤,没有发挥威力的机会。”
盔甲男子看了看凤羽的战事,正是激烈染血时。附和道:“的确如此,唯一有机会值得动用四方杀阵的凤羽,经此一战后失去了资格。”
面具女子也看向流转的画面“咦”了一声:“凤羽的战阵有点意思,不像是绿林莽夫集结而成,倒是有几分军队的意思。而且还是那种大王朝的王牌军,才能有此气势。”
盔甲男子媚笑:“观主英明,这个凤羽的确有点门道儿。”
面具女子声音略带冷淡:“在你眼皮子底下出现这样的山匪,大有失职的嫌疑。眼下到了给娘娘上报的时候,我是否该如实记录呢。”
盔甲男子当即脸色惨白,起身后普通跪倒:”求观主大人开恩,小神一定将功补过,对观主大人言听计从。“
面具女子看不出喜怒哀乐,摆摆手平静道:“好了好了,我只是说说而已不必当真。”
盔甲男子不敢信以为真,砰砰磕头求饶道:“请观主大人开恩。”
面具女子道:“我最近遇到瓶颈,需要借助点儿你的山水气运,没有意见吧?”
盔甲男子:“没意见没意见,观主大人有所突破是小神的荣幸。”
面具女子突然指向流转的画面:“咦,凤羽撤退的人怎么消失了,赶紧运转山水术法查看一番。”
盔甲男子不敢延误,当即起身做法。良久后震惊道:“不好,他们有大阵屏蔽了我的窥探。”
“要不要我现在派人去清缴他们?”
面具女子反问:“你能够找出凤羽藏身所在?”
盔甲男子苦着脸:“回禀观主大人,小神无能为力。”
“那就是了,又如何派人清缴。不仅凤羽要除掉,洪光山寨也要除掉。由得他们胡作非为,容易引来书水国军队,到时咱们有暴露的可能。”
“观主大人所言极是,我现在便去派人出手。”
“不用,凤羽这次吃了大亏,必然会报复。等他们报复的时候,你在暗中做点手脚,进而找到他们的老巢一举歼灭。”
“还是观主大人高明,咱们现在安心看戏即可。”
“的确,希望凤羽别让人失望,能够一举把洪光,山梁和水泊三个寨子一起灭了。”
详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