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类型:家庭 地区:匈牙利剧集 发布:2020-09-21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剧情介绍

(第三更奉上咯)
从照剑玉璧走出来时,陈宗之外的另外三人,一个个神情激昂,眼眸精芒闪烁不已,看起来,似乎都有很大的收获一样,一身锋锐的气息在周身荡漾。
那正是剑气增强,自身还没有完全掌控住所造成的。
陈宗走出来时,一道道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想要看看此人在照剑玉璧内,有什么收获。
旋即,一个个微微一怔,有些诧异。
因为走出来的陈宗,身上没有半分凌厉的气息波动,反而十分平淡,并且其神色看起来似乎有些茫然,双眸之中,也似乎弥漫着一丝丝的迷茫。
“他如此样子,该不会是没有什么收获吧。”斜风剑不禁暗暗猜测。
一般而言,参悟照剑玉璧,或多或少都会有收获,尤其越是天才,其收获就越是显著。
当然,古往今来也不乏有例外,有的人真的没有什么收获,甚至,不算少数。
而往后的时间也证明了那些在照剑玉璧没有收获的人,其潜力几乎要耗尽了,未来难以取得多大的成就,根本就无法和其他人相比。
他们的辉煌和璀璨,就像是流星一样,一闪即逝,只是暂时的。
但修炼之道,暂时的要争,更多的却是长久之争,唯有笑到最后,才是胜利者。
带着陈宗,苏乱离开了剑宫的地界,返回自己的洞府。
……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看样子,这陈宗在照剑玉璧内,是没有什么收获了。”直到陈宗离开,斜风剑方才惋惜的叹道。
不归剑没有说话,但眼底还是闪过一抹遗憾的神色。
对于能够正面对决击败自己的人,他抱有很强的争锋之心,要在未来的某一天超越对方,再将之亲手击败。
但现在,此人在照剑玉璧,似乎没有什么收获,那一副茫然的样子,正是以往每一个没有什么收获之人该有的神情。
这就意味着,此人的强大,只是暂时的,就好像是他在现阶段,就已经将自己的潜力都开发出来,甚至是透支出来,未来,再也不存几分潜力,估计连通神境都难以突破。
“哼,不过只是一个小地方出来的土鳖,幸运的得到什么秘法,提前激发透支了自己的潜力,才有现在的实力。”言潇潇对此也很了解,顿时满脸冷笑语气充满不屑:“给我几年的时间,我绝对会比他更强。”
“师妹所言极是,说不定不需要一年,师妹就将之斩于剑下。”剑宫第四真传奉承道,内心却是对陈宗充满了杀机,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一下子就被击败受伤,丢脸至极。
之前他感到惶恐,感到无奈感到无力,但现在,却是信心十足。
一个在照剑玉璧没有什么收获的人,也往往意味着此人的未来,将不怎么样,强大,只是暂时的,就现在能继续蹦跶而已。
未来,或许再过不久,甚至无需一年,凭着自己在照剑玉璧内的收获,说不定有望超越对方。
到时候,一定要报那一剑之仇。
……
“照剑玉璧,可有收获?”苏乱却还是忍不住问道。
“有些多,难以分辨。”陈宗的回答很简单。
但这就足够了。
他的迷茫,不是因为没有收获,而是因为收获太多,一时间难以分辨。
的确也是如此,剑路上,无数的画面纷呈涌现,随着自己倒影的脚步,而不断的变得愈发清晰。
每一幅画面都是一种未来。
大多数真传进入照剑玉璧内,观看到自己的未来,画面通常是一到三,每一幅画面都代表未来的一种可能,一个前进的目标与方向。
更好的,则是五个画面,再多,就是六七个,不会超过十个。
十个画面,十种未来,任凭选择。
但陈宗在剑路上所看到的画面,何止十种,百种都不止,太多太多,每一种都高深莫测。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叫陈宗一时间难以分辨,到底,哪一个才是自己的未来。
太多太多,代表的是一种惊人的潜力,但也同时代表着让人难以抉择的复杂。
选择其一?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还是选择多种?
这就是此时此刻陈宗的迷茫原因,而不是其他人所想的,没有收获,潜力早已经透支,没有未来。
“不要迷茫,遵循本心的指引和选择。”苏乱的声音仿佛带着一丝丝柔和而神妙的力量,传入陈宗的耳中。
陈宗微微一怔,仿佛一汪清泉的洗涤似的,那茫然在刹那被洗刷掉,恍然大悟。
何必想那么多呢。
遵循本心。
自己从以往到现在的修炼之路,不都是遵循本心而前行吗?
一幅图还是十幅图还是一百幅图,又或者是数百上千幅图,那又如何?
难道自己就只能选择其一?
难道就不能选择多种?
难道就不能选择全部?
难道那些画面内就真的代表了自己的未来?
不!
未来,就在自己的手中,在自己的剑中,在自己的脚下。
那些,只不过是参考而已。
如果将照剑玉璧内所呈现出来的画面,真的当做了自己的未来,便会在无形当中受到了束缚。
或许现在感觉不到,但等到以后,变得越来越强,达到所谓未来画面内的层次时,就会感觉到束缚。
一瞬间,无数的念头在脑海当中纷呈涌现,陈宗的头脑无比清晰无比透彻,仿佛拨开了层层迷雾似的,明心见性。
区区一面照剑玉璧,哪里就能决定自己的未来。
如果能的话,也不会待在一元教内呢。
毕竟,财帛动人心,强大的宝物,若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不可能守得住,早就被那些更强大的势力强行夺取了。
就算是一元教的保密做得再好,许多年下来,也会被知道。
但现在,照剑玉璧还在这里,就说明,它并没有被那些星域级势力所看中,他们或许有更好的。
可以作为一种参考,却不是全部。
一瞬间,陈宗的思维完全通透,不再茫然。
此番照剑玉璧的参悟,窥见一些所谓的未来,当能成为一种引导和借鉴,的确是有好处。
苏乱感觉到,陈宗的气息变了,从之前的茫然,变得通透而决然,更弥漫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锋锐,仿佛比以往更加坚定了。
苏乱不由暗暗称奇,惊讶不已,内心对陈宗的重视,又加深了几分。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白玫找上门来了。
“来战吧。”一张小脸的白玫却做出严肃的样子,周身弥漫着强横的气息。
她向陈宗邀战了。
话音落下,不等陈宗回答,双足一蹬,脚下的大地震荡,强横的力量推动着身躯,一刹那便冲过百米,扬起雪白的小拳头,猛然一拳轰出。
那一拳,覆盖着一层霸道的白色光晕,是属于元宫功法所修炼出来的强横力量和白玫本身所参悟的道意的结合。
她的道意,也达到了顶阶十成。
这一拳,看似很小,却蕴含着无比磅礴而霸道的力量,狂暴至极,就像是一颗陨星般的轰杀而至。
拳头下的虚空被冲开层层涟漪,化为狂澜四溢。
“我就知道会这样。”李文鹤一拍自己的脑门,满脸苦笑。
大师姐就是这样,话一出口,从来不等别人答应还是不答应,直接就出手了。
不过陈兄的实力不弱,应该是能挡住的。
只希望大师姐疯起来,还要保留一些理智啊。
李文鹤并不清楚不归剑也败在陈宗的剑下之事。
白玫一拳轰击而至,一种狂暴一种蛮不讲理的架势,仿佛那小小的宛如白玉般的拳头,可以将前方的一切坚硬和阻碍全部都轰碎似的。
强横至极的一拳,仿佛要将陈宗的身躯打碎,但没有半分杀机和杀意。
这是比斗,而不是生死搏杀。
尽管不是生死搏杀,陈宗若是接不下这一拳的话,也会受伤不轻。
陈宗的神色不变,并没有因为白玫这狂暴至极的一拳而动容。
事实上,这一拳的确很强,若是在刚来一元教之前,自己还需要尽全力才能抵御,但现在吗。
连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极限战力到底达到什么层次。
拔剑!
这是对对手的一种尊重。
白玫不是敌人。
紫雷剑在瞬间出鞘,但陈宗并未将心之剑意融入其中。
剑出鞘的刹那,化为一道紫色的雷霆,瞬息破空。
轰隆隆!
剑气雷音滚滚咆哮,震荡四面八方,威势惊人至极,可怕无比。
只此一剑,便展现出无以伦比的惊人威势。
白玫的眼眸绽射出狂热,白芒弥漫,一身气息,也似乎愈发的强横。
拳与剑在刹那碰撞,纷纷一震,继而炸裂,仿佛将四周的虚空撕裂一样。
当然,高阶星辰的空间强度惊人至极,就算是通神境强者出手,也难以撕裂虚空,更遑论是两个次神级。
李文鹤满脸震撼的模样。
陈兄太强了,竟然可以和大师姐硬碰硬,正面硬抗,那可是大师姐最擅长的啊。
轰!
白玫的另外一拳也随之轰出,紧接着就是第三拳第四拳第五拳。
双拳以无比狂暴惊人的高速轰击而出,奇快无比,化为漫天的拳影,滔天滚滚,直接将前方都充斥,仿佛将陈宗也吞噬似的,要轰成粉齑。
看不见了,陈宗的身影看不见了,仿佛真的被吞噬一样。
但下一息,一抹炽亮到极致的紫色剑光骤然炸开,仿佛一道狂暴到极致的雷霆般,更是发出了剧烈至极的轰鸣之声,轰碎那拳影,势如破竹似的杀向白玫。
详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