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

福艳之都市后宫

类型:文艺 地区:美国剧集 发布:2020-09-22

福艳之都市后宫剧情介绍

夜色中的镇西郡,街道上冷冷清清。凡俗人家全部房门紧闭,大门粘贴的财神泛起莹莹光泽。
老秀才为刑真解惑时,少年心中有了自己的决定。既然明知遇事不可乱插手,不做那烂好人。可是本心使然,路遇不平还是要管。
刑真刻画了足够多的聚阴符后,带领小狗崽儿悄然潜出客栈。一人一狗行走在萧条的街道上,不为凡俗报不平,而是为这里冤死无法投胎的阴物给一个解脱。
刑真首先感慨的是,在这里倒卖门神是个好买卖,肯定会有大把大把的银子进账。
小狗崽儿回了一个鄙夷的眼神,意思是,你个可恶的财迷,住客栈都要选最便宜的。小心点别被厉鬼给灭了,空留近一千龙语钱。人死了钱没花完,做鬼也是个憋屈鬼。
刑真抬起一脚将小家伙踢到一边,笑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又色有懒又馋。好习惯没有一点,臭毛病一身。”
小狗崽儿没理会被人数落,猛然等大圆溜溜的双眼。一个跳跃飞扑,两只小爪子在空中挥舞两下。而后屁颠屁颠返回刑真身边,伸出一只雪白小爪子递给刑真。
后者接过爪尖的一头阴物,笑着夸赞道:“小狗崽儿不错,一境神修就可以抓鬼。妖兽的确有异于常人的地方,不可轻易忽视。”
随即将阴物收入聚阴符箓中,朝向符箓说了一句:“先在里面呆一段时间,等找到周天大教送你去超生。”
小狗崽儿则挺胸抬头,大摇大摆的走在刑真前方。摇头晃脑的“汪汪汪”,示意刑真在后看热闹即可,它一狗可以搞定一切。
福艳之都市后宫刑真呵呵一笑,突然感觉袖笼中的三阳开泰符箓突然滚热起来。二话不说快走两步,拦住小狗崽儿并挡在其身前。
一团黑烟迅猛临近,透过滚滚黑烟,隐约看到里面丝丝缕缕的猩红。如此景象,一眼便可判断出,是杀戮过多的厉鬼无疑。
刑真正色招呼一声:“此阴物杀戮过多,无需转世投胎,直接打杀便是。上,不要留情。”
一人一狗没有丝毫畏惧,人举拳狗挥爪,飞身前扑。眼看着三位将战至一团,异变横生。
泥土道路的地面翻涌,土石如泥沙一般流动。紧接着四柄桃木剑破土而出,四个方位好似剑阵,齐齐的斩向厉鬼。
刑真和小狗崽儿微微愣神对视一眼,而后一同杀入战圈。既然是友非敌,当前任务一起拿下厉鬼为先。
刑真后来居上,一人独自顶在前方。开山式勇往直前只进不退,双拳联动与厉鬼杀的难解难分。
刑真顶在最前方,如此一来解脱出的小狗崽儿和四柄桃木剑,尽情的攻杀黑雾当中的阴物。
本就是没有多大困难的一战,有四柄飞剑加入后如虎添翼。倒霉的厉鬼,伤人不成反到是把自己留在这里。
就在刑真准备祭出三阳开泰符,将所有阴气和苟延残喘的厉鬼彻底击杀。突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刑真和小狗崽儿不明所以,纷纷侧身闪躲。
双双避开,正好留出足够的空间。吸力带着所有阴气和厉鬼,擦着刑真身边飞向远方。
寻着厉鬼飞走的方向望去,只见黑烟及厉鬼没入一雪白麋鹿的口中。麋鹿颇为享受这种味道,嘎嘣嘎嘣咀嚼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
随着阴物以及阴气进入腹中,麋鹿的双眸之中,两道猩红一闪而逝。
麋鹿旁边,是刑真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女子。陆晓良欢快的拍了拍麋鹿的脑袋,心满意足道:“多吃些,晋级以后和我一起寻找破碎的洞天福地。”
洞天福地,形成的原因各异。有大能之间拼杀,硬生生开辟出的小型世界。也有天然形成,或是大世界破碎后留下。
里面的灵气充裕不说,更是有法宝草药等各种惊喜。特别是大能拼杀后无意形成的,里面有可能找到上五境修士遗留的兵器,亦可称之为神兵。
相对于洞天来说,福地的规格要更好。困龙大陆,目前所知完整的三十六福地七十二洞天,最小福地天也有一座城的大小。
洞天就要逊色许多,七十二洞天中,最小的仅有一个房屋大小。里面除了充裕的灵气,在没有其他。尽管如此,这等洞天也是值得各大宗门生死抢夺的福源。
故而困龙大陆的洞天福地,多掌握在大宗门或者强横修士手中。传闻剑宗的宗主齐玄真,手中就有一座七星福地。
刑真忽而想起,老秀才曾经说过。此女福源冠绝一州,进洞天福地就跟回自己家似的,各种福缘唾手可得。
人比人气死人,羡慕不来也无需羡慕。上前抱拳致谢道:“多谢姑娘出手相助,相信姑娘做此善举,定会有善缘回馈。”
陆晓良随和回应:“没事啦,我来此镇西郡就是为了寻找阴物和厉鬼。既然碰上了肯定要出手,刚刚若非有你,可能会有些许麻烦。不过我早就布下了杀阵,所以厉鬼理应是我的。”
刑真没介意厉鬼的归属,杀了和被麋鹿吃了没什么区别。只要是除害即可,方式虽看似残忍,倒也没践踏道德底线。
刑真想了想叮嘱道:“姑娘一人也行要多加小心。不只是厉鬼,还有人心更难防。”
陆晓良眨巴眨巴秋水长眸,调皮道:“我看你像是好人,不如我们一起行动吧。多一个人多份力量,可以消灭更多的阴物。”
刑真没自大到认为他比陆晓良强,单单看其雪白麋鹿,估么能让刑真吃上一壶。何况陆晓良自身,乃是补天阁的天之骄女。
补天阁和剑宗一般,属困龙大陆顶尖的四大宗门之一。这样门派重点培养的弟子,出门在外怎能没有自己的底牌。
也就刑真这样,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主。出来帮宗门送剑,只给了一些龙语钱而已。
赢面不打笑脸人,既然人家女孩子开口,刑真也不好拒绝。谦卑道:“那就有劳姑娘照拂一二。”
两人一狗一鹿,行走了大约一刻钟,居然出奇的没有碰到一头阴物。刑真疑惑道:“难道传言是假?镇西郡夜间的阴物并没有谣传一般多?”
“不不不,它们被我引到一处。你随我走,合力将他们斩杀即可。”陆晓良坦诚回答,声音犹如天籁,听的刑真想入非非。
暗自骂了一句自己没用,随后道:“全凭姑娘吩咐。”
福艳之都市后宫随即有一事想不明,便问道:“镇西郡的阴物实力并不强,传说是二十年前屠城。按理说这么久,这些阴物早就该被佛道两门度化干净。”
“为何百姓仍然夜不能出门,阴物厉鬼等还是多如牛毛?”
陆晓良翻了个白眼:“道士和尚乐得其所,来此降妖除魔有钱赚。谁还会去探究哪里来的阴物,真正的侠义人士,懒得来这里抓些小小阴物。自然也不会知道此地的怪异,久而久之也就没人去追查这些。“
刑真木讷劲上来了,挠了挠头问:“姑娘来此是为了什么?看你不像是缺少钱物之人。”
陆晓良回了一个看傻子的眼神:“当然是给我的麋鹿寻找阴物,不然谁会来这冷飕飕的地方。”
刑真忽而觉得哪里不对,又想不明白其中缘由。无奈转移话题说:“也不是所有的道士和和尚,都是为了钱财和温饱而来吧。为了这些而来的,大多是些江湖骗子而已。”
陆晓良认可刑真所说,点头道:“的确不假。”
然后神神秘秘做了个禁声手势,小声道:“听宗门前辈提醒过,这座镇西郡颇为诡异。以前有很多真正的和尚道士前来一查究竟,最终所有人都有来无回。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刑真微现冷汗后盖棺定论:“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个话题在镇西郡属于禁忌,许多人心知肚明却不愿说。陆晓良也是如此,不愿继续纠结而选择闭口不言。
刑真见其沉默,也就不在没完没了,跟随其来到野外一处农田。小麦均已成熟,月色下仍依稀看到金黄一片。
晚风吹过,麦田泛起阵阵浪潮。随风摇曳的麦穗,每一颗都是庄家人的心头肉。凡俗人等一年的开销支出,全部依靠这些麦子的收成。
刑真经过时,尽量不踩踏麦苗。抱着小狗崽儿,行走在垄沟间。陆晓良就没这般细心,前者麋鹿大摇大摆走过。沿途麦子倒地一片,开辟出了崭新的路,也糟蹋了一路的粮食。
刑真摇头无奈苦笑,只得跟随在后,将所有折断的麦苗割断。收入纳戒中,等待有时间,取出来剥下麦子。做的很是仔细,尽量不浪费一颗粮食。
也因而耽误了二人的行程,惹来不少陆晓良鄙夷的眼神。刑真倒不生气,耐心解释道:“你们这些山上的神仙,哪里懂得凡俗百姓的疾苦。这些麦子,都是庄稼人顶着烈日栽种。”
“在你们眼里只是吃食,可是在庄稼人眼里,却是儿女健康成长,病人有药可吃,老人老有所依的保障。”
“而且每一粒麦子都是十几颗甚至更多的汗水换来,丢在这里会拦在泥土中。这样的浪费太可惜也太可耻,万万不可多做。”
陆晓良无从反驳,颇为认可刑真所说。缓缓低下头,轻声说了句:“对不起,我确实不知这些东西是麦子,也不知它们来之不易。”
刑真呵呵一笑:“多注意点就好了。”
走出麦田时,刑真在土壤中留了一些碎银子。解释道:“银子不会腐烂,待明年庄稼人翻土耕作时,就会发现这些银子。”
陆晓良即是佩服,又是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是在哪里学到的?”
种田是在风羽所学,想起伤心事刑真心底微微做痛。不愿与人分享,含糊其辞:”在山上学的。“
”你刚刚埋了多少银子,不然银子算我的吧。毕竟是我做错了事,多少要有些意思。“
福艳之都市后宫“不用了,银子是小,以后多注意些,别在浪费粮食就好。”
“嘻嘻,好的,我会记住的。”
二人重新拾起了话题,说笑间来到了一处山林中。凄厉的哀嚎声响彻四野,刑真听闻有些头皮发麻。
从各种不同的声音大致辨别出,前方的阴物至少上千头。
问道:“确定你我二人能够搞定?”
“放心吧,做好准备了,一切尽在掌握中。”
详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