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

网王之一网打尽

类型:爱情 地区:西班牙剧集 发布:2020-09-22

网王之一网打尽剧情介绍

困龙天下,北荒。
苏昀白发越来越多,破烂的羽毛扇不剩羽毛了。
脸色发白,哀叹道:“北疆和大卢南北夹击,北荒快要坚持不住了。”
商武抹了把嘴角血迹,苦笑道:“卢定雄真特么强,我承认不是他的对手。”
李儒断了一臂,长呼出口气:“还好,听说大卢境内死地不回头出现异动,崇虎和卢定魄返回大卢王朝了。”
“我北荒只要全力应对北疆就行,可以暂时延缓危机。”
苏昀苦笑:“北疆也不好惹啊,我们不受伤还好,可以和那位上五境强者平分秋色。”
“现在一个个都带上,委实拿不出战力和北疆抗衡。”
观星河不知道第几次老话重谈。
“你们一群老顽固,要我说放弃北荒。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你们三个,死活不听。”
商武动怒:“不行,北荒是给刑真留下的产业,一定要给刑真保住。”
苏昀比较理智,思索片刻:“勿回头吗?那里是刑真父亲失踪的地方,恰好在这个时候有异动,难道真的……”
苏昀自我否定:“不可能,当年太子殿下陨落了。”
观星河仍然不愿放弃,继续追问:“要不要把两位夫人和清漪先转移,他们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商武反问:“你能转移的了谁,他们有谁愿意离开?”
观星河哑口无言。
苏昀盖棺定论:“死守,不能让刑真回来找不到家,哪怕剩一兵一卒,这里也是一个安定的窝。”
商武问道:“需不需要动用最后的力量?”
苏昀一口回绝:“不,那是留给刑真的力量。”
龙首州,龙首山,鼎盛一时的蒲家,因擅自撤离困龙战场,惹来补天阁无尽怒火。
补天阁掌教补弘化,掌握龙首州一州气运,
补弘化亲自出手,灭杀了整个蒲家。
蒲家似乎早有预料由此劫难,在补天阁发难前,拼死打开困龙大陆和蛮荒大陆的一道门户。
蒲公龄只身一人逃到蛮荒大陆,他随身携带一副拳套,一本随身笔记。
幸运的是蒲公龄遇到了一位老熟人,九尾山的九尾落。
当九尾落问蒲公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时候。
蒲公龄不假思索:“把我的书,传遍整个蛮荒大陆。”
九尾落也极为干脆,一口答应下来:“好。”
却说七杀天下,十年时间,天路上的刑真神修九境、神跃境。武道八境、金身境。
气府开辟三十二座,所有气府内装满剑气。
一百零八座窍穴内,温养了一百零八柄小剑。
从二弟手中学到的符箓,终于可以随意运用。
一人堵住天陆,所有他乡客,想要过此路留下买路钱。
买路钱自然是轮回石。
刑真很公道,只要轮回石不要性命。不服就打,打完了在抢。
此次进入七杀天下的他乡客,直至结束了七杀天下的杀伐,见无望得到这片天下气运后。
踏上天路准备返回困龙的天才,才知道最大的福缘被刑真拿走了。
当年低自己一个境界的家伙,如今居然一跃成为神海境强者。
当年都打不过人家,何况现在。
所有曾经和刑真敌对的他乡客,面临两个选择。
要么和刑真打一架,被胖揍后在被打劫一番。
要么留在七杀天下,无法返回困龙天下。
七杀天下变成了末法世界,留在这里只有等死。
所以,聪明人选择了第三种办法,乖乖交出轮回石,灰溜溜的返回困龙天下。
当中有几个特殊的存在,蛟无双死皮赖脸的来送轮回石。
结果刑真对这个家伙的恨意太深,又给打成重伤。
九境神修的刑真,只要不是碰到蛟纵横,其他人无惧之。放眼整个七杀天下,没有可威胁他的存在。
刑真相信,有老秀才坐镇,蛟纵横不可能出现在七杀天下。
有胆量无惧黑蛟族留下的后手,差点把蛟无双活脱脱打死。
替死符终究有他的使用次数,刑真连续斩杀九次蛟无双,留他一命。
剩下和刑真敌视的家伙,驻足天路下游不敢妄动。
刑真干脆主动找上门,该斩杀的斩杀,不能杀的便打劫。
当然刑真没见人就杀,只是灭掉了幽冥池、狠狠收拾始魔洪等几个罪孽深重的。
同是下五境第一人的杨达就很幸运,没有太多的罪孽,刑真也没痛下杀手。
网王之一网打尽拿到足够的轮回石,刑真心满意足。带着凤羽,以及十万大军离开七杀天下。
踏入困龙大陆的一刻,刑真皱眉。
问向身边的季冷和大将军:“你们感应到了吗?”
“末法!”大将军和季冷同时惊呼。
老秀才的声音突然传来:“你们猜对了,困魔窟吸收大量的灵气,困龙天下越发衰败。”
袁淳罡也无奈叹气,失去了往日的霸道风姿。
“如今的困龙天下,恐怕都处于这样的窘迫当中。”
“只有青阳镇,能保留住所有灵气。”
“青阳镇?”刑真狐疑片刻,立时想到或许是神仙姐姐的手段。
刑真转过头,见到脸上堆满皱纹的老秀才和农家汉子袁淳罡。
刑真立马忘记所有其他,当即脑子里被感激所充斥。
刑真“噗通”一声跪下:“谢谢二位师傅的帮助,刑真感激不尽。”
“恩师在上,请受刑真一拜。”
说罢,刑真砰砰砰开始磕头,那叫一个响亮。
老秀才和袁淳罡也没阻拦,二人心满意足,笑意满满。
网王之一网打尽然而老秀才和袁淳罡并没留刑真在困龙深渊多呆几日,而是准备了十架飞舟,要刑真立刻离开。
刑真也的确有很多事要做,无法在这里久留。
贝若夕拉着刑真的手,语重深长:“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刑真回了个大大拥抱,没留下任何承诺。
刑真不想欺骗在意的人,所以他无法给出承诺。
刑真想说,我愿陪你坐在困龙深渊边上,坐看日出日落,过平常人的普通生活。
可是刑真不能说,他深深记得,当日武道突破中五境的时候,白衣男子跟他说的话。
“更大的战场,等你来战。”
刑真看到了流血漂橹的战场,刑真看到了若隐若现的熟悉身影。
刑真知道那里有无尽的杀伐,不想带上身边的人。
有危险,自己抗下就是了。身边的亲人,应该躲在自己身后过安逸的生活。
也许这样的欺瞒对别人来说不公平,可是刑真顾不得那么多。
有些时候,善意的谎言和隐瞒,比公开要好的多。
第二个告别的是一夏和文轩,还有白加黑。
两个小家伙虽然有两世的记忆,可是刑真不知道自己的路到底怎样,不能带着这世的小家伙冒险。
还好老秀才通情达理,然一夏和文轩拜入青阳宗门下,算是给两个小家伙一个保护伞。
有了前世的记忆,一夏也不在是没心没肺的孩童。
样子虽小,懂的并不少,她对刑真的感情是依赖,就像依赖自家长辈一样。
可是刑真带领了十万凤羽大军,肯定不是去吃喝玩乐。
一夏不能做刑真的拖油瓶,千万分不忍,还是任由刑真离去。
困龙深渊旁,刑真深吸一口气,确定道:“决定好了吗?”
小狗崽儿点了点头,有不舍却又无奈道:“血脉中感受到了呼唤,也许是实力提升的机会。”
“可能下次见面,我的实力会超越你。”
刑真羗尔一笑:“好啊,到时候你保护我。”
小狗崽儿也笑了:“没问题,我还可以欺负你。”
刑真相当不客气,说道:“随你,反正我都欺负你好几年了。风水轮流转,该轮到你欺负我了。”
小狗崽儿一脸的愤懑,低着头恋恋不舍。
刑真试探着问:“要不你现在欺负我一下,走之前留点念想。”
网王之一网打尽小狗崽儿摇了摇头:“不了,你放水的欺负,不是我想要的。”
刑真话锋一转:“注意安全,等我去找你。”
小狗崽儿抬起脑袋,追问道:“多久?”
刑真挠了挠头:“我不知道,或许很久,或许很快。”
“好的,也许我也会回来找你。”小狗崽儿略微失望。
刑真想了想,呼啦一下鼓捣出一大堆东西。
“给你准备的飞剑,天品剑胎一百柄。遇到危险随便用,不行就自爆本命飞剑,足够你用了。”
“还有,天品器胎打造的神甬量身甲十件,你都拿走。”
“碰到打不过的,可劲往身上套。神甬量身甲不值钱,用没了我在给你打造就是了。”
刑真想了想,取出五十坛酒水,继续说道。
“这些是从小葫芦里面倒出来的,我不知道能储存多久。都那去吧,多少能顶些用处。”
刑真继续陷入沉思。
小狗崽儿没好气儿打断:“得得得,整的跟生离死别是的。”
“血脉召唤,等待我的是无上机缘才对。或许我能把你的七彩上清灵骨拿回来,助你再次突破。”
说话时,小狗崽儿双眼模糊了。
出生以来,第一次离开刑真,他心底有说不尽的惆怅。
刑真挥了挥手:“走吧走吧,”
小狗崽儿三步一回头:“你也保重,等我回来。”
刑真沉默不语,默默看着雪白的小家伙跨越深渊。
详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