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

一品闺秀 紫伊281

类型:艺术 地区:西班牙剧集 发布:2020-09-21

一品闺秀 紫伊281剧情介绍

苍玄长老带着陈宗离去,整个万罗宗,却陷入了一片哀寂之中。笔・趣・阁www.biquge.info
百罗老祖和千罗老祖两尊地灵境的强者相继被杀,万罗宗的最高端战力,一下子没有了,和其他的中品宗门相比,万罗宗再没有任何优势,甚至现在的万罗宗,已经不能算是中品宗门了。
这样的损失,十分直接,也十分惨重。
不仅如此,万罗宗多年以来所积累的宝物资源等等,也被搜刮一空,只剩下一些陈宗看不上的,连万罗宗所收录的典籍,也都被翻阅一遍。
这种损失,仅次于灭门之祸。
看着那一道巨大的将一座山峰剖开形成了峡谷的指痕,感受到那指痕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飞鸟惊绝,草木枯寂,生机全无,万罗宗众人一脸灰暗沮丧,完全没有任何报复陈宗报复纵横剑宗的心思,除非,他们可以将留下指痕的那人斩杀。
高空之中,苍玄长老带着陈宗飞掠,往纵横剑宗而去。
如果愿意,陈宗完全可以凭着苍玄长老之手,将万罗宗灭门,但最终却没有这么做。
有几点原因。
一:当年万罗宗对付自己,也对付纵横剑宗,但现在,死了两个地灵境老祖,还死了好几个人极境的长老以及一些天资不错的弟子,损失十分惨重了。
二:对付万罗宗,并非全凭自己之力,而是借助了苍玄长老的实力,并且以苍玄长老的意思,并不愿意再出手行灭门之事。
换言之,如果陈宗有足够的实力,要灭掉万罗宗那就灭掉,但苍玄长老不会出手帮忙,他的目的,仅仅只是保护陈宗而已。
虽然不是很清楚苍玄长老到底是什么用意,但既然苍玄长老如此,陈宗也不会强求。
万罗宗的损失,也算是十分惨重了,陈宗内心的杀气也宣泄一空。
接下去,无需自己出手,其他的宗门就会暗中发力,侵吞万罗宗,甚至连龙图皇室也会寻找各种理由打压万罗宗,最终将万罗宗彻底掌控,到时候,万罗宗不再是万罗宗。
万罗宗的损失无比巨大,而陈宗离开之前,也警告了一番,苍玄长老更是在万罗宗内留下了一道指痕,指痕,是一种威慑,一种警告。
除非万罗宗要被彻底灭门,否则,断然不敢再轻举妄动。
“长老,先不回纵横剑宗,我还有另外一桩恩怨要解决。”陈宗说道,给苍玄长老指了一个方向,那,便是真阳宗的方向。
真阳宗,一个在之前比纵横剑宗更强大一些的下品宗门,一个和纵横剑宗多处敌对的宗门,一个曾经几次追杀过自己的宗门。
真阳宗还是原本的真阳宗,甚至比几年前,更加壮大了几分。
但,也没有太大的提升。
其实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那么多的恩怨,陈宗也懒得来真阳宗,眼界开阔了修为提升了境界变高了,以往的一些事情,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但被追杀过几次,始终给陈宗留下深刻的印象,此恩怨,不结不行。
在苍玄长老的带领之下,陈宗降临真阳宗大殿外。
“谁?”
“你是……”真阳宗的一长老觉得陈宗有点眼熟。
“纵横剑子……陈宗。”陈宗不徐不疾的说道。
“陈宗!”
“原来是你!”
“你还活着,竟然敢直接上门来,自找死路。”
“拿下他。”
一位长老直接动手,刚刚出手之际,眼前却有一抹红光亮起,一阵炽热扑面而来,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剑已出鞘,杀杀杀!
眨眼,真阳宗三个长老被击毙,真阳宗住骇然,连忙夺路而逃,却被一道剑光穿透。
“竖子该死!”真阳宗元老杀至,人极境五重的修为毫无保留,一记惊人的手印横空而至,宛如一轮烈阳,从天空坠落,恐怖的炽热高温,将地面炙烤,三个长老和宗主流出的鲜血,也被蒸发。
陈宗抬头,双眸绽射出凌厉之光,一剑破空刺杀而出。
破!
真阳掌印被刺穿、撕裂,旋即,陈宗刺出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
一剑一剑,狂暴的剑光却又无比灵动,将天空封锁。
真阳宗元老修为虽然不弱,但修炼的灵功却只是中品而已,在本质上,与陈宗有着极大的差距。
刹那,便被一剑洞穿身躯,剑气涌入体内绞杀,一身力量顿时失衡,下一剑再次杀至。
斩!
接着,陈宗便卷走了真阳宗的绝大多数修炼资源。
“今日,我与真阳宗恩怨了了,若你们还要报复的话,尽管来找我。”陈宗说道,随着苍玄长老御空离去,留下一干真阳宗执事弟子的惧怕和恨意,但,真阳宗也不可能再给陈宗带来任何麻烦,因为失去人极境强者坐镇的真阳宗,在其他的势力眼中,就是一座不设防的城池。
再过不久,真阳宗就会瓦解,进而消失,至于真阳宗原本的这些执事弟子们,要么离开这里,要么就加入其他的门派势力,成为壮大其他门派势力的根基。
这个结果,其实从真阳宗一次次对付陈宗就已经注定了。
很快,苍玄长老就带着陈宗返回纵横剑宗,不过苍玄长老并未出现在纵横剑宗其他人面前,因为不想。
纵横剑宗太弱了,纵横剑宗内不论是元老还是弟子,都太弱了,完全无法和太元天宗相比,而且,天资有限得很,连成为太元天宗核心弟子的资格都没有,完全无法让苍玄长老正视。
若非因为陈宗,苍玄长老甚至不会踏足这里,更别指望他为纵横剑宗出头了。
一品闺秀 紫伊281苍玄长老可是天玄境的强者,强者,自有强者的傲骨和尊严。
纵横剑殿内,上至元老元陵子,下至宗主长老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盯着地面上一大堆闪闪发光的东西,那些东西都散发出精纯的气息波动,全部都是宝物。
它们,都是陈宗从万罗宗搜刮而来的有价值的东西,是万罗宗多年以来所积累的宝物。
这些东西当中,唯有中品灵源被陈宗取走,下品灵源也取走半数,至于其他的,用处不大,陈宗打算都交给纵横剑宗,用以纵横剑宗的发展。
对陈宗而言不算什么,但对纵横剑宗而言,却是一笔巨大的资源。
元陵子和宗主长老们,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良久,才渐渐的平复下来。
“幸好有你。”元陵子张了张嘴,感觉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最终化为四个字,无比感慨,也无比欣慰。
“我也是纵横剑宗的一份子。”陈宗笑道。
“陈宗如今已经是人极境的强者了,论实力,已经在我们之上,我觉得,剑子之位已经不适合他了。”三长老笑道。
“陈宗日后,在纵横剑宗内,地位与我相当。”元陵子更是直接说道,旋即看着陈宗:“陈宗,你觉得如何?”
这意思,就是让陈宗成为纵横剑宗的另外一位元老。
当然,陈宗有这样的资格,尽管只是人极境三重的修为,但真正实力却更强,轻易可以斩杀人极境四重。
“元老,这太过了。”陈宗不禁哭笑不得,自己可没有这种想法,也没有这种准备啊。
年纪还不大,却要成为元老,想想就些奇怪。
“达者为先。”元陵子笑道:“不如以后你在纵横剑宗内的称号,就叫做元剑子吧。”
“拜见元剑子元老。”宗主林中翰和几位长老纷纷躬身行礼。
陈宗更是无语,但最终没有拒绝。
元老就元老吧。
元剑子就元剑子吧。
也不过是一层身份。
自己此行归来,也不会停留太长时间,算是给纵横剑宗留下一个激励吧。
很快,宗主就将陈宗成为纵横剑宗第二位元老的消息传了出去,短短时间内,传遍了整个纵横剑宗。
“元老!”
“陈师兄竟然变成元老了。”
“什么陈师兄,以后就得改口叫元老。”
“当年,我可是和元老交过手。”
这几年,纵横剑宗势弱,因此,新入的弟子比往常少了许多,也有一部分脱离或者被杀,但大部分弟子都知道陈宗,也都曾见过陈宗。
所以,他们才会更加感慨更加惊讶。
明明属于同一年龄层次,他们还是弟子,陈宗,却已经是元老了。
和左山梅交谈一番,陈宗又赠送了一些对修炼有益的资源给左山梅,还指点了她一番剑法,便离开纵横剑宗。
思家心切。
如今纵横剑宗的麻烦基本解决了,是时候回东陆一趟了。
返回东陆的途中,需要经过沉羽江。
有苍玄长老带领,沉羽江就不算什么了,轻易就能跨越。
一品闺秀 紫伊281而后不断往前,抵达云龙王朝的地界,陈宗停顿了下来,去看望自己的第一个师尊临山候。
因为陈宗的关系,临山候在云龙王朝内,也是地位大涨,但可惜,他的修为依然没有突破,还是伪超凡境的层次。
再次看到陈宗,临山候无比惊喜,得知陈宗已经是超凡境时,更是震骇不已。
陈宗并未停留太长时间,将一些准备好的资源和灵功等等交给临山候后,希望能让临山候突破最后的桎梏,成就超凡便离开了。
站在百兽山脉脚下,陈宗一时间有诸多感慨。
忽然,陈宗又想起了当年,自己在这里得到的传承,混天武王留下的传承。
“长老,你可曾听过混天武王这个封号?”既然想起来,陈宗也顺口问道。
“混天武王……”苍玄长老微微一怔,旋即才回答:“此封号我听过,是极武天宗的人,不过现在的封号,是混天武皇。”
“极武天宗。”陈宗也是微微一怔,旋即释然。
“你认识他?”苍玄长老反问道。
“不算认识。”陈宗笑道:“只是曾经得到过他留下的功法,算是有些缘分吧。”
“原来如此。”苍玄长老点点头,这也不算什么,一些强者外出游历,可能会留下一些简单的传承,这些传承会被人得到,进而修炼。
还是由苍玄长老带着,从高空飞行,横渡百兽山脉。
百兽山脉对当年的陈宗而言,很长很长,凶险无比,犹如天堑难以跨越,但对现在的陈宗来说,就算是超凡境层次的妖兽,威胁也没有那么大了。
对东陆的人来说,百兽山脉就是无法跨越的天堑,但对苍玄长老而言,却和自家后花园没什么两样。
带着陈宗,苍玄长老以惊人的速度飞掠而过,不多时,便跨越了百兽山脉,沿着陈宗所指的方向而去。
距离陈宗离去,还不到十年时间,因此,变化不算很大。
不过陈家独据一城,再算上陈宗留下的威名以及他人的尊敬,陈家不断的发展,和之前相比,有了天渊之别。
毕竟时间不算长,不像是过去百年乃至更久,后人已经渐渐的忘记了陈宗的强大。
陈宗归来,先是引起震惊,而后是狂喜。
阿爹陈正堂的修为突破了,达到了真武境一重,至于族姐陈出云更出色,如今已经是真武境三重的修为,在东陆上,也算是一尊很有名气的高手,被称为剑罗刹。
而妹妹陈澜却是还没有开始修炼,不够她似乎记得陈宗这个哥哥,因此,一直缠着陈宗。
陈宗不仅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反而很喜欢这个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小丫头,暂时放下了修炼,陪着她玩耍。
一品闺秀 紫伊281修炼,有张有弛,尽管平时陈宗都把握时间,不断的修炼,甚至巴不得将时间延长,可以修炼更久,但既然回来了,看到自己的家人,那就该享受一番天伦之乐。
因为,此行离开之后,陈宗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再归来,或许是十年,或许是几十年,或许更长,到哪个时候,阿爹是否还活着,却也不知道。
这一片土地上,自己最大的牵挂,就是阿爹,其次,才是其他的亲人朋友。
或许,只有当阿爹和自己看重的亲人离世之后,自己才不会再牵挂这里吧。
摇摇头,陈宗不仅微微一笑,自己似乎有些想得太远了,便放弃这些念头,专心的陪着陈澜小丫头玩耍起来。
详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