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

近在眼前黄药师

类型:剧情 地区:香港剧集 发布:2020-09-22

近在眼前黄药师剧情介绍

近在眼前黄药师刑真心知肚明,这顿揍逃不掉。所幸咬紧牙关做好最坏的打算,如能早点昏死过去,那是再好不过。
可是当第一拳击中眉心后,刑真终于确认,还是低估了农家汉子袁淳罡的手段。
这次不仅体魄承受无边痛楚,就连魂魄也被拳罡震荡。一拳而已魂魄近乎破碎,后面不知还有多少拳等待。想到此处,刑真不禁头皮发麻。
体魄的痛楚会反馈给魂魄,而今天疼痛感直接作用在魂魄上。当中的距离程度不言而喻,二者之间云泥之别。
近在眼前黄药师砸坏肉身,哪怕是骨骼寸寸崩断。终究是作用在身体,疼痛感由外而内。震荡神魂,疼痛感是由内而外,截然相反的感觉,疼痛感几何倍数增加。
饶是刑真一向坚韧抗揍,几拳过后也痛不欲生。忍不住哀嚎出声,听的门外红衣童子赵欢,跟着脊背生寒。
可恨的是袁淳罡下手力度极有分寸,只让刑真疼,却始终没有昏迷的迹象。
斜靠在墙壁承受重击的刑真,眼角撇见袁淳罡嘴角泛着冷笑。很像是在说,想昏迷没那么容易,疼够了在说。
然后刑真在清醒中,亲眼目睹周身被砸的如同烂泥。虽看不到魂魄,却能感受到魂魄处于破碎的边缘。
看到最后一拳再次砸向自己的眉心,刑真勉强挤出个笑容。心想终于可以昏迷了,不过昏迷前没忘记爆句粗口。
“干、你、娘。”
第一次爆粗口是因为不明就里,认为袁淳罡是存心折磨自己。这次爆出口,纯粹是疼的不能自己,需要精神上的发泄。
农家汉子明白刑真处境,不怒反笑极其满意呢喃自语:“不错,魂魄碎了才昏迷,这份韧性实属难得。”
随后自顾自回到地板上盘坐,吩咐红衣小童抗走刑真。然后别忘了回来,把竹楼的血迹清扫干净。
浸泡在药液中再次苏醒,刑真又开始没心没肺的傻笑。这次不仅是经脉得到足够的拓展,久久没有动向的魂魄感知,居然有明显的增加。
刑真哀叹一声:“神魂百炼,真的是需要砸碎了重新凝聚。”想明白归想明白,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其他的先放放再说。
又是睡觉的时间,折磨一次浸泡三天,加之一晚的睡眠,一个无休无止的循环。
不同的是刑真心境有所改变,清晨起床后不用站在竹楼廊道的农家汉子挥手。自觉的拉着红衣小童走向二楼,和上次一样,先是吃饱然后挨揍。
刑真无法想象袁淳罡的底线到底在哪,每一次锤击都要比上次重上几分。农家汉子可以准确的判断出,刑真被击打过后体魄和魂魄的增长幅度。进而掌握好力度,每次都是让刑真死去活来。
一次次的爆粗口之后的昏迷不醒,少年的体魄、经脉、魂魄皆被一次次的打碎,后浸泡在药液中重组。周而复始的一次次敖练,少年痛并快乐着。
现在的刑真不抗拒挨揍,但是害怕。每次想到在竹楼的遭遇,都有着一种怀疑人生的错觉。
这一日,农家汉子袁淳罡盘坐在地板中央。而刑真斜靠在竹质墙壁,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一大一小一问一答。
“被敖练几次了?”
“九次。”
“有什么感觉没?”
“疼”
“没其他了?”
“感觉随时可以突破,底子打的足够。”
“的确如此,武道二境是一关键境界。未来的成就能走多高多远,全看二境的基础有多宽厚。今天凑个整数十次吧,给你一次机会,我与你同用二境实力对战。”
“好,门主说话算话,只用二境实力。”
“当然,我是前辈,必须说话算话。”
说罢,不见袁淳罡有所动作,盘坐的双腿便直立起身,像是直接拔地而起。没多余的话语,拳头递出直奔刑真。
后者不闪不避,对自己的二境有足够的自信。既然敢来战了便是,行与不行打过了才知道。
同样的开山式回以迎击,两拳相碰各有千秋。少年不退半步,汉子也不退半步。少年惊骇对方的实力,汉子满意对方的进步。
竹楼的竹子绝非普通竹子,在二人开山式的刚猛霸道下安然无恙。实力足够了,但刑真的经验有所欠缺。一番全力出击后,被袁淳罡抓到机会锤了两拳。
关系不大,调整后再战。竹楼内的的紧张气氛瞬间全无,平和的镇海式相继递出。
没有惊涛骇浪,没有狂风骤雨。有的只是平稳下的暗流涌动,看似无伤大雅的对轰,处处暗藏凶险和危机。
二人拳力不断叠加,无意间各自递出十数拳。刑真看到了技巧的诧异,的确和袁淳罡相差甚远。
二人突然倒退,而后静止不动。没有拳风和拳架,有的只是有我无敌的气势。
破天式同时递出,刚一碰撞,刑真便如那断线的风筝横飞倒掠。经验和运用的差距无法弥补,少年早已心知肚明。
眸子中忽见汉子气势在变,身形一闪骤然前冲,已然超出二境的实力,非刑真可以力敌。
少年急忙出言阻止:“门主,您越境了。”
回答刑真的只有拳头,拳力强横到让刑真绝望。横飞中挥拳阻击,却连对方的边都没碰上。
身体撞击竹楼墙壁反弹而回,脑门正好和对方拳头相碰。挨了一拳后,方才传来袁淳罡的答复:“比试结束敖练开始。”
刑真即使猜测到结果,被确定后仍然心如死灰。更加无奈的是,打不过无法反抗,只有忍耐和承受,最后是爆完粗口后的昏迷不醒。
红衣童子赵欢拎着水桶晃晃悠悠,额头微微见汗。很是不满的小声嘀咕:“刑真哥怎么了,这次浸泡时间长不说,用的药液特别多。在继续下去,储备没有了。”
回头一想,没有储备刑真就不用继续挨揍。红衣童子忽而忘了疲累,裂开大嘴嘿嘿傻笑。
提起木桶将药液倒入大缸中,随意抹了把汗水。屁颠屁颠的拎着木桶再次取药液,心情好做事无烦恼。
水缸中浓稠的药液咕咚咕咚,沸水一般不停的翻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药液也愈发的稀薄。
浸泡当中的刑真早已转醒,周身毛孔舒张,如同密闭的大门被开启。热流顺着毛孔涌入体内,灌入大河一般的经脉,渐渐的覆盖河床泛起涟漪。
随着刑真调用经脉中的内力,平静的大河开始涌动,内力翻涌奔腾流淌至全身各处。正如农家汉子在沙漠中时所说,只有大江大河才能灌溉所经过的所有粮田。
刑真心有所感,气态的内力此时有些许液化。已经达到了开渠境的极限。
近在眼前黄药师刑真暗喝一声:“破”,厚积薄发下自然而然突破至武道三境。成丝境已成,少年心中大喜。
突破三境距离娘、亲知道娘亲的仇人是谁更近一步,而且以后不用在挨揍。一举两得,小心情美滋滋的。
忽而心底一紧,感觉有所遗漏。刑真再次沉入心田仔细查找,成丝境没错,真正的武道三境无可挑剔。
哗啦一声,一桶药液从头顶浇下。使得刑真滚热的身躯,得到瞬间的清爽。
刑真也终于找到缘由所在,体魄被敖练十次,魂魄也被敖练九次。武道成功进阶,忽略了魂魄的成长。
想到此处,刑真并未着急尝试。睁开眼看看四周,发现只有红衣小童一人。
涌动一下发热的喉咙问道:“药液还有没有了。”
红衣小童闻言略带羞赧道:“没多少了,恐怕不够下次的修复。你说没有药液,袁门主会放过你吧?”
刑真会心一笑,拜托到:“辛苦赵欢了,麻烦你把所有的药液都取来。不用管下次不下次,这次就要一举成功。”
对刑真的话,红衣小童很是信服。不做任何的怀疑,当即道:“没问题,刑真哥你等着。”
看着红衣小童拎着小水桶晃晃悠悠远去,刑真满意之余更多的还是感激。暗自到了一声:“谢谢”!
少年再次缓缓闭上双眸,仔细体悟神魂百炼。按照运行方式,渐渐进入修炼状态。
此时的药液不在翻滚沸腾,减少和稀薄的速度却是更加速度。如同大缸地下有个破洞,水面肉眼可见的下沉。
倒入缸中最后一桶药液,红衣小童双手扶住大缸边沿。个子太矮无法俯视大缸,只得踮起脚尖伸长脖子观望。
小童立时惊得不轻,连连道:“刑真哥这是做啥子嘛,药液已经没有了,你怎么还不出来。”
红衣小童越发的焦急,小脑袋看看大缸下沉的药液,在回头看看身后的竹楼。知道刑真到了修炼的关键时刻,小脸儿越发的紧张。
心底徘徊不定,要不要上去和袁门主商量一下。能不能在配制些药液出来,帮刑真度过此次关隘。
小家伙踌躇不定,有心想去又担心挨揍。纠结良久,双手抱拳对天作揖碎碎念:“老天爷保佑!”
而后艰难的迈出小腿,这一步好像跨过了刀山火海。艰难无比,但是依然夸过去了。
小身板子前倾,做好了英勇就义的准备。
身后突然传来刑真的声音:“药液够了,谢谢赵欢。”
天天都能听到的熟悉声音,此时确如天籁之音。极其的悦耳动听,尽是祥和美妙。
无需勇闯鬼门关竹楼,红衣小童兴高采烈豁然转身。骇然发现刑真跟换了个人似。
神采奕奕容光焕发,特别是清澈的眼眸,深邃的望不到底。而且这滩小小的胡泊中,好似有活物在游动。
红衣童子满脸好奇嚷嚷道:“刑真哥,你怎么大变活人了。”
刑真羗尔一笑:“突破了一下而已。”
红衣童子学着刑真的动作,憨傻挠头惊疑不定:“我也见过其他武者突破,没刑真哥这般大的变化。”
刑真耐心解释:“神魂觉醒,已经神觉境。”
“哇,刑真哥踏入神武双修了!”红衣童子兴奋异常,跳着脚拍手欢呼雀跃。那小样子,比自己可以神武双修还要兴奋。
“刑真上来。”不远处竹楼廊道,赤脚的农家汉子挥挥手喊道。打破了白衣童子的兴奋,也终结了刑真的欢喜。
担心再次挨揍,忐忑不安登上二楼。刑真抱拳作揖:“谢谢袁门主栽培!”
“为什么没有武韵大龙?你以前经历过什么?“袁淳罡开门见山问道。
刑真想了想,说出了武道一境时冰火双龙对峙的事情。
袁淳罡看向远处喃喃说:”大道之争不死不休!“
详情

猜你喜欢